sugar

你觉得我会自我介绍吗?

【第五人格】

【监管者  约瑟夫.德拉索恩斯】

【比较粗糙】

【人物可能会有奇怪的地方】

【铅笔真好】

【原创】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【没了】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【磷叶石(虽然我知道磷叶石不长这样)】

【我是板绘初学者,如果有哪里做得不够好,请多多指教,谢谢】

【原创】

【(´ . .̫ . `)没了,因为不知道该说什么。】











【希望法斯能有个好结局吧】

【项链】

“卡尔!生日快乐。给,这是你的生日礼物。”

“谢谢您,母亲……”

卡尔还小的时候,母亲送给他一串项链作为他的生日礼物。

“这串项链的模样真奇怪……不过,既然这是母亲给我的礼物,那就珍藏吧。”年幼的卡尔如此想道。尽管他不怎么喜欢项链的款式和宝石。

可是,母亲去拥抱死神了……

在乌云密布的那一天,大雨哗啦啦地下着。亲戚朋友们都身穿黑色葬服,前来参加母亲的葬礼。

“母亲……”

参加葬礼后的卡尔,身心疲惫地回到了家中。

抬头望去,首饰盒被放在高处。

“那是……什么?”

卡尔踩着椅子,从高处把首饰盒拿了下来。

“是谁把这个东西放这么高的?”

卡尔思来想去,也想不出这是谁干的。

打开首饰盒后,引入眼帘的,是一串款式奇怪的项链。

项链上镶有一颗很大的金红石,还有两颗蓝宝石和一颗红宝石。

“真是奇怪的东西……”

卡尔回忆了一下,才想起来这是母亲生前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。

望着眼前的项链,卡尔心中涌起一股温暖。虽然这是一串很奇怪的项链,但是关于它的回忆,却有不少是温暖的。

“母亲,为什么这串项链这么奇怪啊?”

“奇怪?”

“对啊。您看,这个款式,宝石的右边有像刀片的的东西聚在一起,另一边又没有,这不是很奇怪吗?”

“噢,卡尔。你这么一说是有点。不过你知道为什么它是这个样子的吗?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这是一串神奇的项链。据说,这串项链中间那颗很大的金红石,有位天使在里面。然而那些像刀片一样的东西聚集在那里,这就是天使未张开的羽翼。”

“可是为什么天使只有一只翅膀?只有一只的话飞不了吧?”

“没错,所以在这颗金红石里的天使,是一个单翼天使。”

“单翼天使?”

“对,这种天使没办法飞翔,就算能飞也飞不高。因此,这种天使只能在陆地行走,没办法飞往天堂。
不过,他们虽然只有一只翅膀,但是他们只要找到自己想要守护的人,就会重新开始生长翅膀。
每保护好最重要的人一点,翅膀就长得更快一点。
久而久之,单翼天使就会变成双翼天使,就可以自由自在地飞翔啦。”

“哇噢,原来是这样。”

“妈妈送这串项链给小卡尔,是想让天使代替妈妈守护你。毕竟妈妈总会有离开你的那一天…………”

不知道是母亲哄着玩还是真的,但卡尔对于“宝石里有天使”这一说法完全不相信。

卡尔把装有项链的首饰盒放在桌子上就去睡觉了。

“滋……”宝石突然散发出强烈的光芒……

(未完持续)

(不得不说彩铅真难(இωஇ ))

多罗罗长大后的样子。(长得很美丽,很像她的母亲)

弑 four

(依旧是挺短的,就比上篇的稍微长那么一点点)


(番茄酱君已经上线,若有不适,请离开。)


(依旧思绪混乱)


(没什么就开始吧)


我在黑暗中,发现我脚边有着一摊鲜红的血迹,湿湿的,看样子是刚刚流出的。


“呃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呃”


循声望去,是我的父母。他们向我走了过来,嘴里还发出很奇怪的声音。


“羽瞳……我……我们死得……好惨啊……”


父亲那布满血丝的双眼,直愣愣地盯着我。他的脸,他的身体,全被醒目的血液渲染,那张被刀刮坏的脸,那副被刀捅伤的身躯,


真是惨不忍睹啊。


“真是够了……”我不想再看见父母这副鬼样,我想跑,却发现我的双腿已经被一双双从血迹里钻出来的手给缠住了,根本走不开。


“羽瞳,羽瞳……羽瞳……”


令人烦躁不安的呼唤,在这个空旷的地方里,产生了可怕的回音。


“羽瞳,你害了我们啊……”“羽瞳……”父母开始靠近我,一步,两步……


“我……不要……快走啊,不要!不要过来!”


“呼——”


我猛地睁开眼,原来,这是一个噩梦啊。


真是奇怪啊,这种噩梦。


我环顾了一下四周,发现我现在正身处医院。


白色的枕头和被子,蓝白相间的病人服,浓郁的消毒水味在空中散发着,令人窒息。


“唔……我是怎么会在这里呢?我不是应该在十字路口吗?”


“那是因为,你体力不支,然后乐于助人的我又把你送来医院啦!”


一个声音从病房外面传到里面,走进来的,是一位警察。


“你好!我是【缘诺亚斯.布奇尔】。没错,我就是一名警察。”


还没等我开口,他就做了自我介绍。


他走到我的床边,找了张椅子,做了下来。


近看后,我突然发现这位警察……他……他……


他好帅啊!


他拥有着如同太阳般耀眼的金发,翡翠玉般明亮清澈的眼眸,以及那白皙的肌肤……看上去软软的,很想咬一口……


他的身材很好,虽然不是什么肌肉猛男。


看着他那英俊的脸,我的心开始蹦迪了起来:


“啊啊啊啊啊啊!搞什么嘛!为什么我会对一个男生心动啊啊啊啊啊啊!他是长得很帅没错啦,可是我心动个屁啊!我,我到底是怎么了?!难不成……我……我是个……我是个gay?!不可能,我不可能是弯的!


不过再怎么说他的皮肤保养得也太好了吧?!连女孩子都不一定有这么好的皮肤,他是怎么办到的。


等等,说到皮肤……


这肤色……不像是警察啊。警察的肤色……哪会有这么白的。而且这个自称警察的人,连个警帽都没戴……莫非,他不是警察?”


在心动之余,我意识到了这个很严重的问题:眼前这个人,肌肤这么地娇嫩白皙,不大可能是警察。当警察的,皮肤多少都有点黝黑,这跟在警校训练有关。如果他不是警察,却又对别人撒谎的话……他这么热心地送昏迷的我到医院,难不成别有企图?


一想到这里我就开始慌了。


他仿佛看穿了我的想法,说:


“不用担心的哦,我是货真价实的警察。虽然我不戴警帽,但是我是真的警察!你要相信我啊!”


说罢,他便掏出了警察证,递给我看。


我躺在床上,看着他的警察证。


都是一些个人照片信息和编号,除此之外也没什么特别的了。


“看来他也许是一位最不像警察的警察了。一个大男人的又是警察,皮肤就跟白雪公主一个样,不戴警帽,不严厉,不凶人。”


我心里嘀咕着。


“嘿嘿,你竟然觉得我不凶不严厉,好吧,我对你也许不凶不严厉,但其他人也许就不一样了。还有,谢谢你的夸奖哦,我知道我很帅也很美,比白雪公主还美呢。”他笑嘻嘻地说。


“啊啊,这个叫做【缘诺亚斯.布奇尔】的人,貌似也不是很难以相处的样子嘛。等等,是不是有哪里……不对劲!”


【他好帅啊!】——【我知道我很帅也很美】,【皮肤跟白雪公主一个样】——【比白雪公主还美呢】,【不严厉,不凶人】——【嘿嘿,你竟然觉得我不凶不严厉】。这些话……这些话……


怎么话题和关键字是一样的?这些话……明明从他进来开始我就没有开口说过一句话,这些明明都是我心里想的,他是怎么知道的?!莫非!


我瞬间瞳孔紧缩,马上坐起来,挺直了身子,用警惕的眼神望着他。


“你,你会读心术?”我问他。


“嘛……这个嘛……我还不是很想告诉你呢。不过啊,羽瞳,比起这个……”他顿了顿,俯下身来,“羽瞳你的身体更要紧吧?因为体力不支而昏迷,刚刚苏醒就坐了起来的羽瞳,是不是应该,好好再躺下去呢?”


在他话说完的同时,他已经爬到我的病床上来了,而且用他的身体压着我。。。。


“WTF?!什么情况啊喂!干什么啊?他是色狼吗?还是把我错看成女孩子了?!还是说,他是个gay佬?!天啊!怎么办?推开他吗?”


外表看似一脸平静毫无波澜的我,其实内心慌得一批。


“唔……警察大叔……你这样压着我很不舒服啊……能不能,起来?”


  说真的,这种姿势没你们女生想得那么浪漫。正相反,他用身躯压着我,反而还让我透不过气来。


“羽瞳乖鸭~羽瞳是好孩子吧?好孩子就应该乖乖的嘛!忍一下就好了。”他在我耳边恶魔低语着,说完,还,还……我感觉到我的左耳边上热热的,湿湿的……等会……他这是……


亲,到,我,的,耳,朵,了?!!


“哇啊啊啊!你别太过分啊!你干什么啊?”


“唉呀,羽瞳乖了啦,就忍一下,就一下,过后就好了。”


正在这时,我感觉到好像有什么很硬的东西压在我的下半身上,正当我想低头看看时——


“砰砰砰砰砰砰——”一阵枪声吓到了我。“啪嚓”,病房的窗户被子弹贯穿。不过好巧不巧,这些子弹都没有打到病床这里,就算打到了……那么接子弹的十有八九就是压在我身上的警察大叔。


“警,警察大叔?这是……怎么回事?”我慌张地问他。他没有回答我,而是把我压得更低了,最后还紧紧地抱住了我,但是他的眼睛从未挪开过窗子半步。


过了一阵子,枪声好像没有了,紧接着,是直升机的螺旋桨所发出的声音在慢慢逼近。


“砰”


恍惚间,我听到警察来了一枪。而且自从警察开完后,就再也没有枪声了。


我低头看了看,原来那个很硬的东西,是手枪啊。


(其实当亚斯俯下身对羽瞳说马蚤话时已经把手枪掏了出来,在躲避第一次敌人的攻击时,拿手枪的那只手正好放在羽瞳的那个部位……亚斯之所以要压在羽瞳身上是为了保护羽瞳,建起人肉围墙嘛。所以就这样了。)


《弑》 three

(不要问我为什么书名号一会有一会没的,因为我忘了。)


(依旧有着番茄酱的出场,这次的量貌似有那么一点点多)


(男二登场,男主昏倒)


(依旧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,总之文笔很烂就对了)


次日清晨,我醒过来了。


我躺在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,思来想去才想起今天是星期一,是要去上学的。


我不想上学,不是因为我讨厌作业和上课,而是因为——


“羽瞳,借我点钱怎么样啊?”


“我没钱。”


“少废话,把钱交出来!”


“我真的没钱!”


“没钱啊……那……我请你喝墨水怎么样啊?”


说罢,那个同学便把一瓶墨水往我脸上泼洒。


乌黑的墨水在我脸上流动着,顺着脸颊滴落在地上,墨香也随之散发出来,也许它在助兴,这可说不定。


“哇!大家快看,羽瞳的脸是黑色的!!他是个怪物啊!”


“啧啧啧,真恶心啊,羽瞳。”


“怪物,你就是个怪物!”


在旁人的哄笑中,我离开了教室,走向卫生间把脸上的墨水洗干净后,一个人在天台那里,静静地流泪……


自从那个墨水事件发生后,我就一点也不想去学校。


我盯着天花板,迟迟不肯下床。


噢,对了,我没有校服。我只有一件白色的长袖衬衫和一条黑色的长裤。


我的校服,被他们抢去破坏了。我的校服已被剪成碎片,静静地躺在某个不知名的垃圾桶里,过了好几个月了,它仍是没有回来,我也没有找到。


我的父母也不打算给我新买一件校服,只给我衬衫和裤子。我也就经常因为不穿校服被老师批评,被通报至教导处,甚至是告知校长。


不过这也没什么,我的父母也不会因此有什么变化,甚至连基本的喜怒哀乐都没有。


可见我在他们心中,基本没有地位的说。


但是,不想去也得去,如果不去的话,父母会将我办理退学手续,那就意味着我得天天在家。与其成天在这个冰冷的家中等待着父母的臭脸,还不如自己到公园里转转,就连在一棵普通的树下发呆一整天也比这强。


这么想着的我,慢吞吞地下了床。


手脚麻利地穿上衣服和裤子,完成之后走向窗户那边。


拉开那厚厚的窗帘,引入眼帘的,依旧是那个惨白的天空。没有太阳,没有蓝色的天空。


只是白茫茫的一片,只是灰暗的一面。


这个城市,貌似从没有过晴天啊。


就像我的心情,貌似从没有过开心啊。


走进客厅,发现桌子上是母亲昨晚从工地讨来的冷食。他们宁愿让我因为吃冷食而生病,也不愿费一份力气帮我做一顿温暖的饭。


草草地吃过后,背起书包的我,拖着沉重的脚步上学去了。


今天,却貌似与以往不大一样啊。


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时,发现了围观的群众。


人们都在议论纷纷,好奇地看着警戒线里面的一切。


“看来是发生命案的样子……要不,过去看看吧。就看一眼,不会消耗多长时间吧。”这么想着的我,悄悄地挤进了人群中,好奇地看着警戒线内的区域。


我看到的,是我前所未有的,就连做梦都想不到的——我的父母,死在了里面。


我看着两具尸体,他们的脸上被刀子划了无数道触目惊心的伤口,猩红的血溢了出来,眼珠子被挖走,只剩下空洞无神的眼眶。


嘴巴里的鲜血流了出来,顺着下巴滴落在衣服上。


血腥味开始在空中弥漫开来,看来是前不久才死去的吗?血都还没干透呢。


尸体的脸已经面目全非,但是通过朴素的衣服和稀疏的头发,我能肯定有这就是我的父母。


父母的去世,虽然是我意料之外的事情,但是这并没有令我感到吃惊。


甚至连,一点的悲伤也没有。


“警察同志,就是他,他就是这对夫妇的儿子羽瞳。”一个大妈对一个警察悄声说道。尽管很小声,但我还是听到了。


真是爱多管闲事的大妈啊……


“踏,踏,踏。”


皮鞋鞋跟踏在地上所发出的声音离我越来越近,

我猜到会是谁了,但是我没那么快转头。


“小朋友,你好!我是……”


我转过身,刚想看看这个警察是什么样的,突然眼前一黑,就倒了下去。


“小朋友?小朋友你怎么了?你还好吗?回答我!来人!他昏倒了,快送他到医院,快!”


这是我在失去意识前最后几秒听到的话语……


“原来……他也会关心我的吗……”


弑 two

(含有番茄酱,请慎入。虽然量不是很多)


(文笔不是很好请见谅)


(依旧很短,而且思绪混乱,不知道在写什么)


(貌似有家暴和粗口?)


“你这个赌鬼,是不是又输钱了?!你还想不想让这个家生活下去了?”


“老子怎么用钱,关你这个臭娘们什么事?”


“哟,口气不小是吧?!要不是我当初看你父母可怜,才选择和你过日子的。不然我早就远走高飞了。”


“你这个贱人TM的给老子闭嘴!”


“我凭什么要听你的啊?”


“你!你这个贱人……我,我今天要打死你!”


“来啊!谁怕谁啊?!”


啊啊,看来今晚也是如此啊。


我的父母啊,除了吵架和抱怨,也不会别的事情了吧?每天都这样,浑浑噩噩的过日子,这样子,这种颓废的样子,很难看对吧?


他们,正在吵架,估计用不了多久,他们就会打起来。


也许会打个头破血流,也许会两败俱伤。


我不知道会怎样,但是我不怎么关心他们。


毕竟,这也不是第一次了。他们不顾及我的感受,他们不好好解决家庭纠纷,这种事情,又不是第一次发生的了。


所以怎样都好啊,反正我也,不会被人关注与爱的。就算是在无人知晓的阴暗角落死去也没什么吧?我又不像你们,拥有着很多很有价值的存在意义。


还记得,我第一次见到他们吵架时,貌似,是在10岁吧。


那是一回假期,那是,圣诞节。


12月25日的圣诞节。每个孩子都有在庆祝着圣诞节,而我却没有。


“爸爸!今天可是圣诞节啊!我们……不做点什么吗?”我如此问道。


“……”

父亲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,反而在沉思着什么。他的脸,变得很严肃,那种严肃,如同寒风般刺骨。


年幼无知的我并没有闻到,危险的火药味。


“嘭——”


母亲摔门而去,父亲则随手摔烂了一个啤酒瓶。


“父亲……您这是……?”意识到不对劲的我,灰色的眼眸里透露出一丝恐慌,就连说话,都开始犹豫了啊。


“小崽子给老子安静!老子现在烦得很,别TM来烦老子。”


我所得到的,是这样暴躁的回应。


我的父母陷入了冷战。


当天晚上,我如同往常一样,在没有得到圣诞礼物的失望之中睡去。


“啪——”一声清脆的耳光在我耳边响起。


我连忙爬起来,我细心听了听音源,貌似是从外面传来的。


我没有出去,只是安安静静地待在房间里。


透过门缝看到外界的我,在小心翼翼地窃听着。


我的听力并不赖,再加上公寓的隔音效果不怎么样,父母的对话传入我的耳朵。


“你说说,你又拿多少钱去赌博了?”


“那你先给老子解释,你TM这么晚才回家是不是到外面找男人去了啊?!你是不是以为老子好欺负就犯贱了啊?!脚踏两只船很有意思吗?”


“你凭什么怀疑我在外面有人?比起这个,你又欠债了吧?这个更加重要吧?你也不看看人家小王,人家不仅长得帅又有钱,有房有车的,多潇洒啊!”


“你果然是和隔壁那个姓王的畜生搞上了是吧?!你的衣服变得很皱啊……这不可能,是在工地上搞的吧?”


“你!呵……没错啊。竟然被你发现了啊……”


“你有没有考虑过我和羽瞳的感受?!你这样对得起他吗?你配当一个母亲吗?”


“那你呢?一个成天赌博的就是一个好父亲了吗?”


他们争吵不休,对话让我瞬间明白一切。


吵架声逐渐演变成打架声,瓶子碗筷全烂了,

这个家,也要烂了。


“够了……不要再……不要再摧毁这个家庭了……好吗……”


“咚——”


我的母亲倒在地上,额头上的伤口中溢出了醒目的鲜血。流淌着,滴落在地上。


“妈妈!”我推开房门,飞奔到母亲身旁。


“妈妈!你怎么样了?你还好吗?”我焦急地问她,可她不回答我。


“滚开!”父亲把我一脚踹开了……


后来貌似在领居的帮助下,我的母亲才过了过来。


然后,今夜也是一个不眠之夜啊……


《弑》one

【视角:羽瞳的第一人称】


【含微量番茄酱,请注意,接受不了的可以离开,本篇不是耽美作(所以不必期待会有车)】


【含有些许负面成分,若感到反感的可以离开】


“这不是那个废柴吗?怎么还敢出现在本大爷面前呐?是不是你好了伤疤忘了疼啊?”


“啧啧啧,看到这个窝囊废我就心烦。”


“嘻嘻,你们看看,他的样子好可~怜~哦!”


殷红的鲜血顺着我的手臂留下来,一股腥味散发在空气中。


我被他们用小刀刮了一个口子,不过不是很大,所以应该没什么。只是,伤口有些疼。


旁人的嘲笑声在我耳边回荡着,就像很刺耳的杂音一样难听。


我一个人坐在阴暗的角落,被层层人群包围着。


这里不是哪里,这里就是学校。


我没有理会他们,我也不想理会他们,毕竟我与他们又不是所谓的“同学”。因为他们眼里,我总是低人一等的那个废柴。


我本来就是个内向的男生,在班里也没几个朋友。


“这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?!!”我惊呼着,“到底,到底是谁干的?!”我已经吼出来了,可是依旧,没有结果。

展现在我面前的,是我那被人用红色液体泼洒过的本子。原本是干干净净的本子,现在已经被人玷污得不成样子。


又红又脏,又令人嫌弃,又令人同情。


“嘻嘻嘻嘻嘻……”“呵,呵。”“傻X……”“活该啊……”“谁叫他成天板着那张脸,谁看谁心烦。”


在我身后窃窃私语的同学们,把我的遭遇当闹剧来看了啊。


“羽瞳!你吼什么吼?神经病啊?!你那点事算什么?你要是有功夫管那个本子,那就没工夫去管你自己的学习吗?!你那点成绩你骄傲?!”


又来了……班主任那种尖酸刻薄的声音,我最讨厌啊。每天都在教训我,拿我做反面教材,真是受够了这个家伙……


如你所见,我的生活状况并不乐观呐。这真是一个糟糕的出场,我的状态很不好吧。


也许让你见笑了,如果感到无聊的话可以划走,我无所谓。


反正像我这种无人在意的人生,你见笑,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。


噢,对了,忘记说了,我叫羽瞳,是一位十八岁的高中生,现就读【朱雅高校】。


(感谢能看到这里的你,因为我也不知道我到底都在写些什么玩意\\ ٩( ᐛ )و //凑合着看吧)